暴风冯鑫被罚终身市场 禁入!证监会:两项违法事实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12-28 15:05

  时任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暴风集团)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冯鑫被证监会终身市场禁入。

  证监会最新发布的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,暴风集团未按规定披露商誉减值测试假设,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虚增利润及资产,未披露《回购协议》及进展情况,冯鑫时任暴风集团董事长、总经理,是商誉减值工作的最终决策人员,对暴风集团2018年年度报告编制、披露有最终审批决策权,主导决策MPS项目,是上述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。

  证监会认为,冯鑫构成了“发行人、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,或者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、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”的行为,决定对冯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,自即日起,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、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,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、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职务。

  证监会认定两项违法事实

  证监会认为,暴风集团未按规定披露商誉减值测试假设,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虚增利润及资产。

  时间轴回到三年前,证监会认为,暴风集团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就收购暴风智能形成的商誉,未充分考虑暴风智能面临资金紧张、业务停滞等减值迹象,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构成虚假记载。经测算应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导致暴风集团少计资产减值损失12,754.71万元,虚增利润12,754.71万元。暴风集团于2019年4月27日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,5月21日更新。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,商誉减值测试预期数据假设并非持续经营,而是针对吉利科技投资暴风智能并且款项到位的投资价值预测,暴风集团未按照规定,披露该重大假设信息,存在重大遗漏。冯鑫时任暴风集团董事长、总经理,是商誉减值工作的最终决策人员,对暴风集团2018年年度报告编制、披露有最终审批决策权,是上述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。

  同时,暴风集团还未披露《回购协议》及进展情况。2016年3月,暴风集团及其关联方、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拟通过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的方式,收购MP&Silva Holding S.A.(MPS)(以下简称MPS项目)65%的股权。上海浸鑫最终募集人民币52.03亿元,并以上海浸鑫为投资主体,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MPS65%股权收购,收购成本折合人民币480,771.02万元。2016年3月2日,暴风集团与光大浸辉签订《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冯鑫与光大浸辉投资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关于收购MP&Silva Holding S.A.股权的回购协议》(以下简称《回购协议》),约定暴风集团在初步收购完成后的18个月内将收购上海浸鑫持有的MPS65%股权,并承担不可撤销的回购义务,因18个月内未能完成最终对MPS收购而造成的损失公司也需承担赔偿责任。随着18个月期限届满,光大浸辉与上海浸鑫共同向暴风集团及冯鑫发出《履约催告函》,并按照人民币计价的收购成本、40%收购溢价计算提出履约金额869,075.94万元。

  在不考虑回购溢价的情况下,《回购协议》约定的交易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722.03%,达到披露标准,然而,2016年至2018年,暴风集团未披露《回购协议》及约定履约期限届满以及相关方催告暴风集团履行合同义务的事项,未履行法定的临时报告和定期报告义务。冯鑫时为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、总经理,主导决策MPS项目,其本人代表暴风集团签署了《回购协议》,是上述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。

  证监会认为,暴风集团及相关人员构成了“发行人、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,或者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、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”的所述行为。

  冯鑫请求不予或减轻处罚,证监会:不予采纳

  基于证监会的结论,冯鑫及其代理人提出:

  其一,《事先告知书》对吉利方终止收购暴风智能的时间认定存在错误,暴风集团于2019年5月后对暴风智能商誉进行减值系由于吉利方于5月才终止投资暴风智能,且暴风智能经营状况发生重大变化,认定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构成虚假记载、虚增利润及资产不成立;

  其二,并无证据证明冯鑫系商誉减值测试工作的最终决策人员,不能认定冯鑫系相关行为的直接主管人员;

  其三,《回购协议》约定的交易金额实际未定,《事先告知书》的认定有误;

  其四,暴风集团已经就《合作框架协议》等事项进行了披露,主要内容与《回购协议》的主要内容不存在矛盾,已经履行了对相关重大事件的披露义务;

  其五,《回购协议》已被北京高院判决认定无效,无披露的必要,且暴风集团作为法人并不知悉《回购协议》的存在,也无披露的基础。

  综上,冯鑫请求对其不予处罚或减轻处罚。

  经复核,证监会认为: